我的博文

从认识论来看医学模式的发展

2020-04-22 08:32 阅读(171) 评论(1) 分类:医学哲学

从认识论来看医学模式的发展

人类的认识运动是基于实践,不断和无限发展的复杂过程。随着科学和社会的发展,人类的认识对象,认识手段,认识能力都在发展。爱因斯坦曾深刻地指出认识论和科学之间的内在联系,他认为:“认识论如果不同科学接触,就会成为空洞的图式”。纵观人类对自然界的认识,是从原始综合到分化,再由分化发展到辩证综合的过程,因此把这认识过程分为三个阶段。当然,每一个阶段既包含着从综合到分化,又包含着从分化到综合这个量的变化。人类对于医学的认识也是认识自然界的一部分,同样也离不开这三个阶段。医学模式的产生说明了人们对医学已经有了高度抽象和综合的认识能力。

一、医学的原始综合认识阶段

自从有了人类就有了人类的疾病,原始群的原始人在劳动中已经积累了一些医学知识,如了解一些药用植物的性能和外伤的简单治疗,并能用箴,砱等最简单的医疗工具治病。但是他们对疾病的认识只能是“不知其然,也不知其所以然”。

原始公社末期,氏族社会内部私有制开始形成,社会渐渐有了分工,在生产力低下的情况下,人们崇拜天地日月,风雨雷电,生灵鬼神等,产生了原始的信仰。人们为求生活的太平,由氏族长老等带头开展一些活动,马克思讲:“由巫的出现,氏族或部落的一切重大事情如:播种,打猎,战争,和平,消灭自然灾害以及诊断,治疗疾病,都要由他决定”。巫师是有威信有地位有多种学问或技能的人,通过祭天祀神,乞求降福消灾,进行占卜,并能用一些药物和工具替人治病驱邪,当时无疑是进步的。其中应该含有心理治疗内容,心病要用心来医,也是组成传统医学的重要内容之一,这些都是人类探求科学的最初努力吧。随着奴隶社会的解体,巫术从原来的进步走向衰落。

奴隶社会向封建社会转化时期,生产力有了一定的提高,由于经济文化的发展,社会分工不断扩大,各行各业日趋专业化,给医学发展创造了条件。医师的产生,医学独立,对疾病研究也逐渐完备。《中国古代史》指出:“神农所创之医,为医之经验;黄帝所创之医,为医之原理”。奴隶社会的殷周之际就产生了阴阳五行学说,说明了人们对医学已经有了原始综合的认识能力。《内经》中记载:“人与天地相参也,与日月相应也”,即人的生命活动与天地等自然环境的种种变化而相应。在没有科学仪器观察的古代,只能靠长期实践,积累知识,凭借感性直观的推理而产生的“天人合一”学说,如今看来没有过时,而且大放光彩。古人的伟大是通过表象直观与哲学思辨相结合而产生的整体医学模式。

封建社会生产力又有了很大的发展,人们对于疾病的认识似乎能“知其然,但仍不知其所以然”。公元前5世纪,西方的医学之父,希腊的希波克拉底对医学贡献很大,他认为人体内有四种液体:血液,粘液,黄胆,黑胆。如果这四种液体配合不适当,发生紊乱就会发生疾病。这所谓的“体液病理学说”重点放在生物体的变化上,为以后西方医学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为医学的分化认识阶段提供了一定的理论参考。

二、医学的分化认识阶段

封建社会向资产阶级社会过渡,社会生产力水平有了极大的提高,主要由于科学技术这个革命力量的推动。知识通过几千年的积累,必定迎来分化认识阶段。医院的建立和发展,医生逐步分工明显,开展了临床与实验性的研究。16世纪维萨里(比利时)建立了人体解剖学;17世纪哈维(英国)建立了血液循环的理论;18世纪大规模进行尸体解剖,病理解剖学家莫尔干尼(意大利)根据640例尸体解剖资料写了《论疾病的位置和原因》,通过科学观察发现每一种疾病有它相应的器官损伤,即“病灶”的存在。使对疾病的认识从整体的人到器官,从器官到局部的组织“病灶”。19世纪由于显微镜的发明,人们的认识从宏观到了微观。病理学家魏尔哨(德国)根据大量的尸解和显微镜观察并结合临床资料写了《细胞病理学》,分析确认疾病的原因是细胞形态和结构的改变。细胞病理学的创立使医学大踏步地前进,从而打开了人体这个黑洞,进入了有体系的实验阶段。资本主义上升时期以神奇般的速度推进了生产力和科学技术的发展。巴斯德(法国)研究发酵中发现了细菌,从此奠定了微生物学的基础。科赫(德国)发现了结核菌,霍乱菌等。从此对疾病的认识到了“知其然,又知其所以然”。近代医学发现了致病菌,又发明了抗菌素,使人们欢欣鼓舞,甚至得意忘形,他们认为细菌和病毒是疾病的主要原因,甚至是唯一的原因,使得一些医生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只重视外因,而忽视内因。通过科研借助于先进仪器的观察分析产生了生物医学模式。这个模式使医学在细节的认识上高于古代,但是在整体上的认识却低于了古代。生物医学的模式是医学分化认识阶段的产物。这个模式只注意自然属性的人,而忽视了社会属性的人。治病不治人来源于还原论的观点,而把高级的生命运动形式归结为低级的物理化学运动形式。还原论的方法普遍应用于医学实验是对的,但是如果此观点用于临床治疗实践一定会犯错误的。

近代医学在基础医学,临床医学和预防医学三方面都有很大发展,每一方面又分各种不同的专门学科。由于医学分科如此众多,各科之间的关系又错综复杂,使人们越来越认识到它的片面性和存在的不足。为了摆脱这个烦恼,开宽眼界,人们从分化认识阶段必然地走向辩证综合的认识阶段。

三、医学的辩证综合认识阶段

    20世纪以来,随着社会科学化,科学社会化,人类的知识出现大爆炸时代。在马克思主义哲学思想的影响下,人们认识世界的能力有了飞跃的发展。其它学科研究的成果很快地渗入医学领域,丰富了医学的研究内容,促进了医学的分化和发展。医学心理学,社会医学,地球环境医学和宇宙医学等,交叉研究相互促进,现代医学的研究方向迅速向宏观和微观两极发展并且不断综合。基础医学如细胞生物学,免疫学和遗传学等进入了分子水平。临床医学如诊断方面:由于诊断技术的改进和新的仪器发明使患者在很少或没有痛苦的情况下就能得到明确诊断,正确性达到很高水平。治疗方面:抗生素的发明,征服了一些传染病。不治之症向可治之症转化,恶性肿瘤的彻底治疗仍然可望而不可即,但是通过综合治疗提高了存活率。人类的寿命普遍提高了。预防医学方面:随着人们物质和精神生活水平的提高,认识到预防医学的重要性,人们不在是虚弱地存活,而是要健康愉快地为社会多作贡献。预防医学经历了两次革命。第一次革命对象是急性和慢性传染病;第二次革命对象是心血管疾病,恶性肿瘤和意外死亡三个主要死因。而心理紧张,吸烟,环境污染等真是威胁着人们健康的主要原因。“死因谱”和“疾病谱”都在发生着很大的变化,高血压病,糖尿病,冠心病,溃疡病,慢性疼痛,神经衰弱和精神病发病率明显增加,这使人们认识到生物医学模式已经不足以阐明人类健康和疾病的全部性质。治疗方面也不是仅仅依靠药物或手术等措施所能解决。于是一种新的模式即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起而代之,这就是辩证综合认识阶段所产生的结果。

四、医学的认识进入新的阶段

医学的认识进入三个阶段,由三个阶段产生三个相应的医学模式,这三种医学模式是有代表性的。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的主要倡导者,美国的恩格尔教授曾说:“在科学中,当一个模式不能适宜地解释所有资料时,就要修改或摈弃这个模式”。人体是物质发展的最高产物,人体要不断地接受消耗来自环境的和扩散自身内部的物质能量,来维持生命的发展;又要不断地接受需要来自社会环境和贡献自身内部的信息,来维持生活的进行。一旦失去与环境的物质交换和与社会的信息交流,即意味着死亡。很明显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在形式上没有容纳自然环境这层涵意;在内容上仍然不足以解释自然环境因素(古人讲的风水)与身心健康间有密切关系这一事实及大量有关资料。损害人类健康的因素除以上所说的模式内容之外,还有环境因素,这个包括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近代基础医学主要研究人体的物质与能量代谢,而忽视信息代谢,特别是信息在生理和心理反馈调节中的微妙作用。现代科学方法即控制论,系统论和信息论将应用于医学,还原于医学的真实图景。人体是在四维时空中生活的多极控制系统,致病因子以单一或综合因素影响身心健康,疾病是信息异常及反馈调节紊乱的结果。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形式上看来比较平面化,对于这个模式的概念需要展开和深入。为了更契合于现代医学的实践与未来,应该修改为环境-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形式上立体化,内容上使综合反馈医学完善化。2012-12-12见报道,WHO提出健康:60%自身原因+15%遗传因素+10%社会因素+8%医疗条件+7%气候条件。

总之,就象列宁说的一样:“人的认识不是直线(也就是说,不是沿着直线进行的),而是无限地近似于一串圆圈,近似于螺旋的曲线”。毛泽东同志说:“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这种形式,循环往复以至无穷,而实践和认识至每一循环的内容,都比较地进到了高一级的程度”。人们对于医学及其模式的认识也是如此。

 

 


 

我要评论

loading...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