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博文

病理科的风险

2017-05-12 09:45  阅读(238)  评论(3)  分类:医患关系

病理科的风险

病理科在一个医院里是不为人知的科室,因为病理科不与病人直接接触。病理科在一个医院里又是不可缺少的科室,因为病理科发出的“黄金”诊断,为病人治疗提供依据。我讲的病理科风险是从广义的角度出发,是从社会学的角度出发,是为病理科更好巩固和发展而谈一些个人看法而已。

病理科的处境:过去旧医改,一次次去人民化,医生讲的生意经。企业化管理与效益挂钩,使病理科队伍后继无人。说什么病理医生是医生的医生,其实,有时孙子都不如。天天要与致癌剂甲醛打交道,有谁愿意去病理科?一百多年的病理“老店”,无法多收钱来创收,奖金少,有谁愿意去病理科?有的老病理医生,由于遇上诊断风险,往往一病不起,很遗憾的。病理科人才萎缩,而且“政权”也不稳,院长一换,病理科科主任也跟着换。买官卖官,某市从局长到科长。我说一些“领导”一不为民,二不为国,只为钱和权。这些人没有打江山的本事,既有吃喝玩乐的本事。更有可恶的一些戴着“共产党”帽子的官,居然骂共产党。类似“老毕”之人,大有人才。有一个独裁,就没有千万个独裁;反之,有千万个独裁,就没有一个独裁。我们需要为人民服务的“独裁”。讲多了,但这也是病理风险,因为我经常研究社会病理问题。

要说病理科有医患纠纷,好像不太可能,因为病理科不与病人直接接触。如有医疗纠纷一定与临床医生有关,因为他们把病理科当成工具使用。就像“musicbeer2006博客”提及的“专家”一样。临床上手术过头和用药过头比比皆是,有时他们还要求病理科发假报告,这是法律不允许的。临床上填写病理申请单,有时连三大要素(年龄、性别和部位)都不写,如何叫病理医生从点到面地分析和发出正确的报告。有些临床医生似开刀匠,对病理诊断不了解,处理也不艺术化。希望临床,尤其是外科医生最好到病理科去实习一段时间。

病理医生,不但要有理论知识,还必须经过多年的实践,要经过一个“显微镜下阅片头痛”关,要阅过几万张切片才能有发出报告的能力。诊断正确率要达到98%以上,但是难免发出的病理报告会出现诊断不足和诊断过头。“春柳新枝博客” 在防范病理误诊补议一文中已经讲得很好,我也无需要重复。关于零误诊,我认为是伪命题。那个病理科没有发生误诊过,包括上海肿瘤医院。所以要有法律和保险的保障。尤其快速诊断,时间短,紧张,也是容易发生诊断错误。不会诊断没关系,错误往往发生在医生过分自负的情况下。

病理诊断一半功劳与技术方面分不开,做好一张切片,是基础。如技术方面出现问题,连同报告将成为一张废纸,并后患无穷。以下两侧医事故事可以引以为戒。但它与医生的诊断水平无关,又与技术切片质量无关。主要与医生的认真和细心有关。

一侧:患者男,26岁,胃镜活检。病理报告为腺癌,临床医生也劝其开刀。患者单位派人来病理科咨询,我接待了,并对病理切片审核。发现了两点疑点,1、送检为两块组织,切片上有三块;2、胃镜中未发现溃疡,但癌组织中有坏死。我建议他重新做胃镜,如无溃疡,不用手术。结果大家都清楚了。误诊原因为三方面:1、可能临床胃镜过程中带来的污染;2、可能病理医生取材中污染的;3、可能病理技术员在制片中污染的。

二侧:患者男,19岁,骨科手术中快速切片,外院不能确诊而送来会诊。当时考虑为转移性癌。阅片后,我认为患者是骨纤维结构不良,其中夹有上皮成分,如果在骨纤维结构不良的基础上发生癌转移,这样的机率几乎是不可能。我提出把手术切除的组织重新做一次,以排除污染。结果大家都清楚了。原因是上一个快速患者的组织带入而污染。

做一个病理医生不容易,一生有学不完的东西。从糊涂到清楚,反复向上循环。当你感觉清楚时,又发现糊涂的东西更多了。要防范病理科的风险,主要靠认真的工作态度和细心观察分析的习惯。2017/5/12

我要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