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博文

新冠病毒肺炎亲历记

2023-06-18 21:23  阅读(93)  评论(1)  分类:专业

   自从2019年12月武汉发生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流行三年多来,我一直在关注着新冠病毒的流行和防治情况,特别是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病理学研究的成果与进展,并写了一组11篇相关的博文(见附注)。同时也暗自庆幸自已得益于国家的防护措施,没有受到新冠病毒感染的祸害,即使在去年12月那样的大流行疫情中,也能幸免于难。于是今年就放松了警惕,4月份到福州参见了全国病理学盛会,并在会上汇报了《感染病理学微信群交流典型病例》。福州果然是有福之州,虽然参会人员多达数千,交流频繁,却也平安无事。于是5月份又大着胆子,去重庆参加了全国病理医师协会的年会,进行了两项学术交流活动。可是这次就不那么幸运了,热情的重庆终于让我体验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温度。事后知道,和我一样体验到新冠病毒肺炎滋味的竟然还有不少与会的同仁,有的竟然还是再次感染。

 记得那一晚火锅盛宴时,我就有些不适,起初以为那是火辣辣的火锅味道呛着了,退席后仍觉得口干舌燥,喝多少水都止不住口渴。翌日归来途中仍感疲乏不适,第三天便开始发热、咽痛、咳嗽,高热一度高达40℃,全身大汗淋漓。再往后就是阵咳,胸痛,咳痰,血氧饱和度一直在90左右徘徊。经过积极治疗,一周后终于好转,可是心律开始紊乱,而且一直感到乏力疲劳。至今一个月了,我终于进入恢复阶段,期望今后会越来越好。

 现在不像以前到处都是新冠病毒核酸检测点了,即使在医院也不常规检测了,所以我也没有执意去做相关抗原或核酸检查,但却自信是新冠病毒感染所致上述疾病。而且,我还在想象,这个新型冠状病毒如何在我体内作祟,我的机体又如何与其抗争,结合CT所见,猜想肺内会发生那些病变,炎症如何转化。比如,肺泡上皮如何变性坏死,有无多核巨细胞的形成,是否出现病毒包涵体,肺泡壁血管充血到何种程度,有无肺透明膜的形成,间质淋巴细胞浸润情况,以及血氧饱和度如何恢复等等,这大概是职业所致的惯性思维吧。我甚至想,如果现在让我去讲这个病,我都可以现身说法了。

 生病期间,我以治疗和休养为主,也坚持着审改了一些文稿,回复着《感染病理学》微信群里的一些咨询,浏览一些信息和资料,让患病期间的生活过得充实一些,也分散一些病痛。据了解,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并未消失,五六月份算是一波,今后还可能还会发生。对于我这样年近80岁又有一些慢性病缠身的弱者,仍应提高加强防范,调整生活目标、内容和节奏,注重保健,争取延年益寿,老有所乐亦有所为。


 

我要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