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博文

病理科医生的风险

2018-06-13 08:52  阅读(1016)  评论(0)  分类:医患关系

病理科医生的风险

一年前我谈过病理科的风险,现在想谈谈病理科医生的风险,因为上文中还有一些不解之题,需要细细解开。病理科人员的严重缺乏,中央电视台新闻也进行了报道。病理科医生的缺乏,不但影响病理科的发展,更影响病理诊断的质量提高,这个“医生的医生”如何能担当下去?

大数据的应用,人工智能的开发,解决了很多难以想象的困难,如人工智能战胜了围棋界的九段高手。病理诊断方面是否能战胜病理诊断的教授呢?我的回答是:暂时不能。围棋是361个点,黑白两种。人体约有100万亿个细胞组成,相当于100万亿个点,200多种细胞。活体的细胞时时都在变化,如发育、增生、雕亡、再生、修复、萎缩和死亡的细胞。要想建立大数据库,必须要有工程技术人员和专业人员一起共同努力,短时间解决不了。不是像一些二、三流医生所说:“快刀切乱麻,是癌,不是癌,赶快诊断”。

有时教授自己都不能战胜自己,那个自称大咖的教授没有在病理诊断上摔过跤!那真是个神仙了。我作为病理医生,只能说懂得一点点皮毛而已。再者除了以上原因影响诊断外,还有临床提供的信息,全面的资料有没有。病理切片的质量如何。工作中还有人为的影响。毛泽东讲过,世上最怕认真二字,难就难在认真。现在一些年青人在“游戏”人生,手机把人的神都带走了,是很害怕的。以上任何一点出了问题,都会对病理诊断的正确性带来问题,有时是致命性的!

我上次说过,做一个病理医生不容易,一生有学不完的东西。从糊涂到清楚,反复向上循环。当你感觉清楚时,又发现糊涂的东西更多了。要防范病理科的风险,主要靠认真的工作态度和细心观察分析的习惯。真是如牛负重,如临深渊。尽管这样,经验医学的病理诊断还是隐藏着巨大的风险。自己可以为别人避免了一些风险,别人也为自己避免了风险,这就靠的团队帮助。在疑难的片子面前如坐针毡。我们送到上海和北京会诊,看到教授阅读片子,一会儿翻书,一会儿看片,一会儿询问。有时要叫病人家属回到千里之外去取临床资料和腊块等。最后结果可能还是模棱两可。说明病理的诊断有时是很难的。

病理的诊断正确率要在98%。我讲病理诊断0误差是伪命题,医疗规章制度的行政文书上可以有2%的误差。实际上这个2%的误差,是口惠实不惠。因为临床医生不会给你,病人更不会给你,医务处还得处罚你。亡羊补牢还是应该的,从思想上认识,从技术上提高。自己一定也是很懊悔。省级、市级和以下各级病理读片会是个提高的好形式。读片会像个武林比武,各显本领,事后诸葛亮常有。对于理论分析,初入道者,往往迷糊不清,听书还有情节,此处不知所云。要练出一个火眼金睛的病理医生,全国屈指可数。

一个最好的医生,要靠最好的团队。没有最好的团队,最好的医生也是没有用的。病理医生队伍还得要有梯队,没有梯队,就像打仗一样,首长先死。纵观全国病理界,大概北京和上海的医院病理教授阵容最庞大,一个医院也不过二十几个教授,三级医院也只有一二个,一般医院没有教授和主任。病理医生要做医生的医生,现在的情况是做医生的孙子。诊断正确是临床医生的,诊断错误是病理科医生的。病理医生要互相关照和包容,当然不是相互包庇。

我的老师、同事和同行由于诊断上“摔了一跤”后,就再也爬不起来,想想有些后怕。病理界的同行必妒的现象时有发生,一山容不下二虎。为了使这些现象不发生或少发生。要求做到以下几点:1、有一个保护病理医生的法律。2、有一个保障病理医生不受到经济损失的保险制度。3、提高所谓“医生的医生”的工资待遇。4、提高团队精神和加强梯队建设。以上保障能使得病理医生全心全意投入工作和研究。

我要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