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博文

关于COVID-19的若干新认识 ----基于病理解剖学的发现

2020-05-22 19:23  阅读(207)  评论(1)  分类:专业

   COVID-19流行半年来,对于该病的各种研究也在同步进行。病理解剖学虽然起步较晚,但也取得不少成就。特别是尸体解剖研究,发现了一些病变特征,阐述了一些发病机制,解答了一些临床疑惑,调整了一些治疗措施,再次证实病理解剖对于新发传染病诊治的重要性。

关于COVID-19,病因已经明确为一种新型冠状病毒,称为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2(SARS-COV-2),临床主要表现为肺炎,国内习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新冠肺炎),而世界卫生组织(WHO)则将其命名为2019冠状病毒感染性疾病(COVID-19)

关于COVID-19的病理变化,笔者曾经进行过2次归纳,大致反映了本病的病理特征。近期又陆续看到一些病理研究的报告,获得若干新的认识,或者强化了原有的某些认识。现在再归纳一下,供同仁参考。

首先,SARS-COV-2所致疾病,并不限于肺部,而是多器官损伤,以肺部病变为主,但淋巴组织、脑组织、心脏、肝脏、肾脏、甚至睾丸都可被累及,睾丸组织内含有ACE2受体,精液中可检出病毒核酸。特别显著的是淋巴结和脾脏的病变,表现为淋巴细胞减少,细胞免疫损伤。因此COVID-19这个名称更加符合该病的本质。

其次,在欧洲的COVID-19尸检中,发现血栓形成及其相关的出血、栓塞和梗死比较普遍,显然多于国内目前已有的报道,尽管国内的病例中,亦曾见到微血栓形成,肺出血和梗死,但都未有重点描述和阐释。据意大利尸检报道,COVID-19主要死亡原因是静脉血栓形成。德国也发现有些患者因血栓形成,导致肺栓塞,引起死亡。法国、荷兰的研究发现约30%患者发生弥漫性血管凝血(DIC)。所以他们提倡抗凝治疗。

第三,关于SARS-COV-2感染的死因,国内多归咎于肺炎,而在德国的大宗尸检研究中,却提出患者的基础疾病如心血管疾病、肝脏或肾脏疾病是重要死因,SARS-COV-2感染只是诱发或促进了病情恶化,肺部病变并非直接死因。欧洲部分患者因静脉血栓脱落导致肺栓塞或脑栓塞而死亡。

最后,关于肺部病变的特征,国内外几乎一致描述为弥漫性肺泡损伤(DAD),当然在不同病例会有差异或侧重,意大利一组尸检资料强调DIC是主要病变。至于其发生机制,国内有2篇论文首先提出细胞因子风暴的观念,国外也有赞同的声音。对于SARS-COV-2的靶细胞及病毒相关受体等,除细支气管肺泡上皮携带ACE2受体外,也有对其他受体和靶细胞的猜测,如淋巴细胞、血管内皮细胞、肠上皮、肾小管上皮、曲细精管等,尚待深入研究证实。

本以为我国对COVID-19尸检走在世界前列,现在看来,也只是在时间上领先,解剖病例数早已被外国赶超,如在德国已经有192例,意大利也有70例。国内系统解剖不超过50例,迄今仍未见大宗病例的综合分析和深度研究论著问世。也许近期会有病理论著井喷,能显示出中国病例的特色与规律,彰显中国病理人的智慧与深刻,敬请期待。


我要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