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博文

路很长,还需我们认真走完

2020-11-10 11:36  阅读(99)  评论(0)  分类:文娱


其实拜登是要感谢川普的。


美国大选刚刚落下帷幕,虽然拜登胜选,但此刻仍在白宫里的那位却没有心甘情愿准备在两个月后搬家的意思,即便如此,在美国这个宪法大过天的国家,作为总统耍赖皮是要付出惨痛代价的,因此川普的表现我们只能作为他为了维持他的人设而不得不为之的表演,不足为信。

那么我们就要回头说说为什么拜登胜选反过来要感谢川普呢?原因很简单——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美国的总统选举永远是相对择优的过程,要么一个很优秀,另一个只有更优秀才能被选民看中得以"加冕";或者一个非常差那么另一只要稍稍强一点,就有了很大的优势了。最近三次大选非常适合说明这两种情况,上上一届选举共和党总统候选人麦凯恩很优秀,但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奥巴马比他更加优秀,最后美国选民选了一个更年轻更政治正确更有魅力的有色人种总统来给美国的总统增加了新的记录;接下来一届川普用近乎街头混混的风格,给美国的选民带来了不同于油腻精英的气息,让草根选民似乎找到了自己的救星。但物极必反,街头混混似的做派呈现给世人的是近乎滑稽的处世方式——令人琢磨不定,朝令夕改,毫无章法,到处树敌,总统给世人留下的美国形象只是一个混不吝的顽童印象,极度有损美国过往有担当有责任的大国形象,并让无论是盟友还是敌国及自己内部都无所适从,非常疲惫,世界因为一个人的出现而度过了充满不确定性十足的四年,使美国内部的割裂达到了自内战以来前所未有的程度,内耗无谓的消磨了太多的能量,美国的衰落几乎成了所有人的共识。即使我们含蓄的定义川普是美国历史上最有争议的总统,也无法掩盖世人对他的普遍嫌弃和厌恶,对于世界上绝大多数习惯于安定,平和,温顺,过安静如水一样生活的普通人,川普的出现短期给大家带来的是一种别样的刺激和对生活的调剂,但四年已经是这种体验的极限了,这次选举等于证明了美国至少有一半以上的人厌倦了这个人来领导美国,这个厌倦变成了一种期待——"给我一个只要稍微比他强一点的"人来做总统就行,这就出现了前面提到的那个相对择优的第二种情况出现了,拜登就成为了大家期望的只要比川普"看起来更顺眼"的那个人,依据以上推论,拜登的确要感谢川普在任的四年将美国总统这份工作对于在任者要求的下限拉的足够低,才成就了其登上总统宝座这一终生的夙愿。


美国人民的选择短期看是给了中美关系四年的再调整的时间,但"川普主义"的产生并不会因为川普不再担任总统而马上消失,中美之间从合作竞争到竞争合作的态势会成为未来的主线,客观的看"川普主义"给中国带来的并不全是麻烦,而是作为一面镜子更加清楚的照出了中国继续前进道路上的荆棘和险阻,让我们知道了自己的短处和不足,我们更了解自己作为世界中的一员我们应该以什么样的姿态来回应这个复杂多变的世界,如果真的像我们官方自己定义的这个世界是"人类命运共同体",我们是不是真的需要更加强化自己强大而孤立的形象,是不是需要我们更加认真的去思考"崛起"和"强大"等大而无当的目标背后可能付出的代价。在成为新的游戏规则制定者之前,我们是不是应该先成为一个游戏的积极参与者,一个专业的"玩家",这就要求我们至少要认同一个前提——就是对游戏规则的尊重,对游戏的其他参与者的尊重,或者至少先从尊重自己的"家人"开始,也就是深化改革开放的本质,先改革起来让国内的循环经济更加市场化一些,让国内有更公平的交易环境,让"裁判"和"运动员"各归本分,让并不难实现的公平公正的理想营商环境在更加公开的政经环境里开花结果。我想到那个时候,我们就有更大的自信做到真正的开放,更有足够的底气不再惧怕国际资本的自由进出我们的市场,我们无须再通过强调什么"理论","道路","制度"等自信去取得世界的信任,我们只需用我们足够实在的改革,充分的开放等行动,让国人尽情释放出所有为世界其他国家所羡慕、甚至嫉妒的"中国人"所独有的创造力,消费力,包容力等诸多能力,就足以吸引着全世界的资本和资源无法离开中国。难道还有什么比行动更有力量的吗?


国人对于远在大洋彼岸的大选如此关注,其实还不都是因为那个异国的对华政策可能会对我们每一个人生活带来或多或少的影响的缘故,对于身处东西半球的这两个国家有着太多可参照对比的因素,两个国家的领土面积相差并不悬殊,但生活在各自国境的人口数量却差了一个量级,中国是拥有5000年灿烂文化的国家,相应的也背负着巨大的历史包袱,自秦朝以来两千多年的帝制集权统治格局让生活在这片大陆上的人世代传递着一些当时是先进,但对于当下是桎梏的思想枷锁和精神垃圾,当这个民族被匆忙拉入到现代化进程中时,历史包袱中不时掉落些思想垃圾让前进的步伐步履蹒跚,跌跌撞撞;相反美国是建国不过300年左右的新兴国家,一切都是野蛮生长出来的,虽然全然接受了来自法兰西的制度馈赠,让其逐渐文明壮大起来,但时不时出现的"返祖现象"——宗教干政,种族迫害等问题不断对其自诩天下第一,可供垂范的民主法治制度提出挑战,让世界之"灯塔"忽明忽暗。况且美国的世界霸主地位是由于近现代意识形态争斗的格局塑造的,它代表了人类一种较为先进的博弈理念——在法治的框架内以一个相对和平的方式求得社会各种复杂问题的最优解。其前提是法律保障每个公民的私有权利和财产不受强权的侵犯,在此之上充分实现相对的民主,自由。


中美两国关系现在的格局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它们之间远近亲疏对于世界整体的影响已经不亚于冷战时期美苏对于世界的影响,如果但从经济角度去比较甚至远超冷战时期美苏关系对世界的影响。世界已经在上个世界90年代翻过了柏林墙所代表的旧的意识形态思维的束缚,那种依靠相互核威胁这种落后的方式保证各自安全的方式已经落后于这个沟通更加密切,包容性更强的时代,在新的时代依靠经济全球化和科技的力量足以让世界变得更加安全,更加包容,并借助互联网的帮助,全体人类第一次可以越过地理的屏障,国家的藩篱,种族和宗教的差异,在环境问题,人权问题,科技的反噬等全球性公共议题展开对话,达成共识。


从智人们第一次走出非洲到地球的各个角落开疆拓土,各自走了很长时间的路,在每个历史的交差路口上相遇,或争斗,或交易,分手后再相遇,终于在这个最好的当下又都走到了一起,回头看所有的付出,如今的一切来之不易,因此更要珍惜,未来的路很长,还需我们认真走完。


下一篇:论感情

我要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