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博文

天启

2020-03-15 11:40  阅读(38)  评论(0)  分类:无情书

由于疫情的关系,为了打发无聊的时间,以及将每人个人从手机的桎梏中解放出来,自春节前开始,一家人在妻子的提议下每天睡觉前组织一场读书会,开始的时候她推荐一起研读《易经》,但没坚持几天大家就被这本“天书”打败了。于是换成了《大学》,这一读我才知道,曾子没说过“包子有肉不在褶上”,倒是把“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个典故的来龙去脉说的一清二楚。仅仅通过这么一小段,让我见识了中国古人的智慧及思想上的早熟是多么的令人震惊,更反衬出我们今人的粗鄙和愚蠢。


之前接触国学并不多,只接受过《百家讲坛》系列里各位大师的零散洗礼,谈不上系统,但只消消一些皮毛也可管窥中国古代哲学思想几大门派的巨大差异,但“道,儒,法”三家又有一个至少我看来是共通的一点,那就是他们都是在一个共同的根系上生长出的不同的支脉,这个共同的根系就是文人的傲骨和自由,这两个德品才是诸子百家思想的灵魂和核心,只有在这两个德品的基础上才能长出各自茁壮的支脉系统和精神硕果。经过了几千年秦后各个朝代的更替,不管文人在历史中变换着什么样的角色,一个底色没有变过——时代良心的最后坚守者,这样的人物历史上比比皆是。但这样的形象在50年以后被“新”制度要么消灭要么“改造”了,文人成为了无阶级差别的“人民群众”的一个组成部分,这个群体统称为“知识分子”,不管什么分子化的时候,其天然的宿命就会被分母所稀释,所淡化,变得无足轻重,言微人轻,进而良心丧于困地。礼教崩坏,道德沦丧或许是每一段文明史的必然结局,但也是我们今人的现实无奈,恰在此刻发生一场由人类的贪婪和愚蠢间接制造出的瘟疫来提醒世人或是天命使然。


如果说上个世纪发生的两场世界大战是人类文明之间的交锋,以土地和资源的争夺为目标,以新的世界格局的产生为结果,那现今这场全球范围的瘟疫可以被认为是“第三次世界大战”,与上两次不同的是,这一次人类整体站在了战线的同一侧,携起手来共同对付一个肉眼不可见的魔鬼——被装在一个由人类共同打开的镶着贪婪和愚蠢两道金边的欲望魔盒,并由它开始了天启。


资本主义是有史以来最会利用欲望的制度工具,它最大程度的满足了人类欲望与需求,尽管也只能是有限满足,但人类在这个释放和满足之间的永不休止的博弈过程中早应发现的问题是:人类的欲望中没有被满足的部分会随着被满足的部分增加而成倍或成几何级数般的扩大增加,这个可怕的过程如不停止,人类一定会最终被自己不断释放的欲望所吞噬,成为比另一个曾称霸地球的生物——恐龙更短寿得多的物种。如果真如此,不知人类到底是最智慧还是最愚蠢的生物。


制度的选择的权力一直没有假手与人类之外,只是人类内部需要加速共识的达成——有关人类将共同要去往何处,人类不同文明之间如何摒弃旧有的荆篱和疏隔以便无间的合作,是时候将民族,国家等不再适应现在这个时代的有歧视倾向,狭隘自私意味的概念和制度所包含的权力和偏见让位给成员更广泛,视野更高级,角度更全面,监督成本跟低廉的新型国际行政组织,就目前来说,人类完成这样的治理方式的转变从技术角度来说是完全没有问题的,是此瘟疫发生之前的问题是,各个国家的管理者没有足够的现实压力,各个国家的被管理者没有足够的现实需要,各自都在路径依赖的状态里得过且过。如今这场覆盖全球的瘟疫的发生,刚好给人类一个警醒的机会,重新反思我们的现在所习惯的一切是不是那么的的理所应当,有没有必要做出深刻的改变,让分裂的甚至敌对的文明之间,让人类与自然之间都重新回到融洽友好,和平相处的自然状态。实现人类主导的地球从此成为“天人合一”的理想世界。



我要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