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博文

找不回的年味儿

2021-02-14 16:52  阅读(32)  评论(0)  分类:无情书

过年,是中国人的传统,但就像所有的传统一样,传统一定是逐渐形式大于实质,直到这个传统成为一种文化遗迹只留在人类的考古和历史记忆中。一个旧的传统被新的传统所取代,人类在传统的更替中不断前进,直到人类被其他的更高级的生命体所取代,它们对待有关人类的一切就会像我们对待有关恐龙的一切一样,只是一种有趣的地球或是宇宙的过往一样。


有关过年的传统,现在给中国人最根本的益处就是在一年之初可以休整七天,总结上一年的所有问题,为新的一年的开始蓄积力量。除此之外对于传统习俗的坚持都越发的没有了依据——祭祖是过年的核心,由于祭祖,一家人要打扫家里所有的灰尘;由于祭祖需要集中更新所有人的衣物;利用祭祖的由头全家改善一下伙食吃些平时不舍得吃的东西;借由祭祖的时机,家里的长辈可以集中关注一下平时见不到的晚辈的学业,情感,婚事等诸多事项,晚辈也可以就以上事项求得平时不常见到的长辈的财务支持和经验的指导,等等过年期间亲朋好友间互动事项。所有以上的传统都是在一个时空极大限制人类交流的时代产生的,这也是过年作为一个传统习俗成立的重要根据,但自从人类进入了航空时代,无线电时代,乃至由喷气式客机,高速公路,高速铁路,移动互联网共同组成的后现代甚至前科幻时代的21世纪20年代的当下,物质文明的进步的夸张程度会让所有200年前的古人惊掉下巴,会认为如今的一切就应该是神话。所以在一个物质匮乏,交通和沟通都极其不便的漫长岁月里产生出的所谓传统风俗习惯,在完全脱离了产生这一切的基础的时代就只能剩下一副图有其表的空泛的节日的属性——更多的休闲时间,由祭祖引发的一切相关活动的特殊性荡然无存了,原本只能在过年这几天能做的事情,一年中的任意一天都可以做到,过年的象征意义被日常可及的便利所稀释,没了实质意味的形式的节日也就越发的乏味和无聊,尤其是对于常年处于紧张忙碌的现代人,生活节奏的突然改变给大家带来的不是愉悦而是不适,大部分人在百无聊赖中"过了年","年"仿佛也不再是传说中会带来灾祸的恐怖怪兽,而是假日里我们不得不面对的无穷无尽的亲友间虚假的客套,以及为了打发无聊时间而吃出来的,让自己身上又平添出的过剩脂肪,继而随之而来的节后好长一段时间的不得不流连健身房的痴男怨女锻炼时流出的臭汗和嘶吼。


年味,一种来自历史的味道,随着历史的消散,也就慢慢淡去,我们不必遗憾,就像我们不必为了进步而欣喜,来去皆如常,世事如水——无味,不止。

下一篇:理解美

我要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