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博文

写在“俄乌之战”之前

2022-02-14 16:37 阅读(77) 评论(0) 分类:无情书

之前在疫情初期曾说过,这场全球范围的新冠大流行是人类面对的“第三次世界大战”,但与以往两次世界大战不同的是本次大战的敌人是看不见的,而且全人类终于是站在了一起来应战。

如今,疫情还远没有结束,人类就又走到了分裂的边缘,在西方的远东地区,冷战结束三十年后,意识形态不能再充当利益的幌子之后,乌克兰成了西方势力的祭品被献给了俄罗斯,如果按照古早的历史教科书的解释,俄罗斯与美国列强为了自己国家的利益弃乌克兰人民的福祉于不顾,在乌克兰的领土上即将开启一场惨绝人寰的战争,这种描述完全是套用一百多年前发生在中国旅顺的日俄战争,所以历史总是重复出现只能说明人类整体智力进步的速度是极其缓慢的,甚至是在倒退。


等待战争犹如等待戈多,等待时的心态让人忐忑不安——一方面希望坏事最好不要发生;另一方面如果坏事一定会发生倒不如早一点让它来吧,少一些等待的煎熬,我们也好放下悬着的那颗心来从容面对。人们都知道人类历史上绝大部分的悲剧都是用故事和故事里的人来推出虚无的悲观结局,即使是喜剧也多是用根本的虚无来彰显出人们不断挣扎,意图改变命运但最后发现一切皆是徒劳的可笑。


经过一周的等待,终于尘埃落定,边境撤军,全世界悬着的心终于都复位了。但在当今文明和科技已经如此发达的时代,战争威胁还随时出现不得不说人类的确还没有显现足够的进步,可以从系统设计上制度设计上防止国家民族间的倾轧和威胁,这说明人类在精英群体层面还没有做到利益分配的充分协调,目前还很难说这个过程还要持续多久,但就目前的趋势看,人类整体智慧可以实现跃迁的时间不多了,其中的理由在之前的文章里提过了——分别是AI,生物基因工程,核聚变。来自这三个方向的终结性威胁,从目前看已经加速降临。真的不知道哪一天,人类就被定点清除掉了,但我们这种生物诞生到灭亡的时间又太过短暂,看起来更像是一种自杀行为。


如何能将有可能被“强人”握住刀把子和枪杆子的机会从根本上杜绝掉,对于人类提出了最根本的提问,这个问题如能在发展科技和经济的基础上得到一个美好的答案,那就是人类智慧的大跃迁了。希望所有人能都来思考这样的问题,并寻找办法,有可能我们会在这样一个与自己造出的魔鬼的竞赛中会有更大的胜率。

 

上一篇:困境之望
下一篇:情感的历程

我要评论

loading...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