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博文

意识形态的拐点之真正法治的基础——专业政客群体的产生和壮大

2021-09-30 10:11 阅读(20) 评论(0) 分类:意识形态的拐点

最近在看美剧《亿万》,一个描述亿万富翁与专业政客之间争斗的故事,已经拍到第五季了,这五季中两个主角亦敌亦友,但从故事的脉络看,两个人其实只是镜子的两面,一个表现出对利润的极致贪婪,一个则对权力有着无限的欲望,这样两个人的争斗,其实是两大人性的巅峰对决,就犹如两个拥有巨大能量的星体不断的缠斗,其结果是给周围造成巨大的涟漪效应,围绕着两个人的各种人物不断的被这个主线的关系所影响,或受益或毁灭,各种人物关系也因为两个主线人物间亦敌亦友的竟合关系而不断崩塌和重构,但不管编剧多么极尽巧思,一个底线是所有故事发生的前提——即故事一定发生在所谓美帝国主义的法治框架的基础上,双方利用各自掌握的或者可以攫取的独特资源为了各自的目标使出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段。因此,一个情节涤荡起伏的娱乐产品所蕴含的价值,在其娱乐属性之外于我多了一个观察美国这样一个法治国家样本的机会。通过五季的观察,再对照之前看过的《纸牌屋》,我的发现是,一个国家是否进入法治的秩序,取决于是否拥有一个专业的政客群体,他们与法治生态系统是互生的关系,换句话说,法治系统就是专业政客群体构造出的关系网络,在这个系统内的所有角色的新陈代谢,此消彼长的逻辑都是每个主体对于法律制度的理解和运用,也即是对所谓游戏规则的能否娴熟掌握的程度,系统会根据各个玩家的能力来通过系统自身的奖惩制度自动分配收益,从而有的玩家攫取了巨大的财富或权力,有的玩家则倾家荡产或沦为社会的底层,甚至被肉体消灭彻底被清除出了游戏场。


评价中西方法治的差异,大部分国内的语境是以西方的法治为参照的,把西方的法治状态作为一个理想化的标准来对照国内的法治状况的,其实这个陷入了一个误区——即以成文法为基础法律框架作为全社会的共识文本才是真的法治,即所谓理想法治生态系统,没达到这个程度的就是非法治生态系统,这种评价不能说是错误的,但这个评价的问题在于过于严苛,不够贴近现实应用的需要,国内目前法治状况是依序一种以行政法规与党建制度以及少量法律条文为共识文本,但在执行层面更多是以似是而非的各种官场潜规则,社会道德潜规则,以及主流媒体输出的价值观为核心的办事规范,所有人就是在这种不明确,忽左忽右,忽上忽下的动荡环境里,形成一种低共识的关系网络,更加松散,更加易碎,并且日益趋强的趋势是明确的,这也是这种所谓低法治环境的特点。想要摆脱这个趋势只能说西方的方式是一个可选的方案之一,但一定不是唯一的方式。所有的生态系统都是结果导向的,存在即合理的。在人类社会的语境里,非要将某一种制度规范作为一种唯一正确答案那就掉入了异教思维的陷阱。所以自觉理性是走向共识的基础,也是通往智慧的入口。


但就目前国内的法治环境的生态状况而言,有一点是明确的,跟整个人口基数相比,跟社会生态规模相比,我国现阶段的专业政客数量还远远不够,这里有两个事实,一个是这部分人群专业性还远远不够,一个是真正专业从业者过于稀少,大部分是兼职的人员或者很多在做这个事情的人并不知道自己做的其实是专业政客才做的事情。对比西方尤其是美国,美国这个专业人群的数量和专业程度都足以支撑起一个所谓的法治生态系统,其中的原因是由于这个专业政客群体的绝大部分成员是法律专业出身的或是与法律工作相关,不论是制定法律还是执行法律都离不开这个人群,因此他们是最主要的参与者和玩家。根据以上的分析,法律在中国并不是最重要的甚至是边缘化的共识文本,因此法律工作者并不会成为这个社会中规则的制定者和主要玩家,甚至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参与者。因此在中国,由于专业的法律工作者群体无法对应的形成专业的政客群体,因此如西方的法治生态系统就自然无法形成,我们有的是一群根据松散,临时的利益项目形成的一个非专业性的权力掮客群体,这个群体的特点是,兼职的,不专业,来自各种行业背景,临时搭建的草台班子似的,今天在明天无的偶尔出现的,无法形成固定网络关系的存在。可以说相应的无法形成一个专业政客人才市场,这种完全不确定的分布式利益项目组织如朝露一般的出现,是一定无法自发生成一个长期成熟存在的生态系统,因此一个相对稳定自洽的有生机的法治环境就无法存在。虽然之前说了,西方尤其是美国的法治方式并不是唯一正确的方式选择,但至少在全社会的大多数人群内要找到一个可实现的可供应用的较为刚性的共识文本,哪怕是党章,哪怕是三字经一般的儒家道德规范,大家可以在此基础上达成最大程度的共识,再进一步逐渐形成一个依此为生的专业政客群体,在这个群体内博弈出一个相对稳定的关系网络,进而生发出一个法治生态系统,即使这个法并非官方公布的法律。而我们的现状恰恰是找不到这样一个固定的绝大部分社会人群认可的可达成广泛共识的公共类法文本。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谓之目前国内的法治生态现状。


依照历史经验,这个问题解决的办法无他,只有寄希望于时间,寄希望国内社会的自身推演进化,让问题累积成具有毁灭性的力量,摧毁旧的思想和结构,在陈旧的废墟上长出希望的种子,生发出法治的根脉,直至成林成森。


 

下一篇:世界的空相

我要评论

loading...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