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博文

一个病理医生的筷子印象

2016-09-20 17:15  阅读(136)  评论(0)  分类:故事

一个病理医生的筷子印象

▲筷子(左二)

▌作者:徐连泉 山东省德州市中医院

几月前,和一位网友聊天的时候,我提到筷子,说筷子是我的“恩人”,是她“手把手”教会了我如何在华夏病理网听课,我永远不会忘记她;她几乎每周的二、四、六晚上都为华夏病理网友听课而忙碌,不辞辛苦……那位网友说,你就写写她吧,也好让广大网友了解一下她的工作。我说,好。

可是真要写,我却不知道写什么才好,总感觉对筷子的了解太少,她为全国病理网友做的大量幕后工作我根本就无从知晓,单凭我了解的那点很难成文。期间,我和筷子聊天时,我告诉她一位网友鼓励我写写她,她说她没什么可写的,她为我及其他病理网友做的工作都是份内的事情,是她的本职工作。或许在她看来真的没有什么,但我还是心存感激,想着总有一天要写一写她——尽管只能写一点的表面印象。

初识筷子应该是在五、六年前。

记不清是怎么知道华夏病理网的,也记不清是怎么知道华夏病理网有讲课的,单知道我开始总进不了教室,在群里问网友,筷子很快就给我回话,并加我为好友,指导我如何操作进入教室。可是,因为自己对电脑方面的知识懂得太少,最终还是没能进入。筷子见此,就说她要远程操作我的电脑,以帮助安装教室。一听她要远程操作我的电脑,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她是不是“坏人”?我怎能轻易把我的电脑完全交给一个从未相识的陌生人?那样多危险?但禁不住听课的“诱惑”,没办法,我只能乖乖听从她的“摆布”。

经过一番努力,筷子帮我更换了电脑浏览器,安装上了教室,我终于第一次进入教室听课了。当时激动的心情无言以表。此后,每有讲课,只要没有特别的事情,我都会准时坐到电脑前,认真听、认真记,以致爱人不止一次地说我简直就像一个小学生。偶尔因为特殊情况不能听课,我就像丢失了什么东西一样。其实,想想也确实如此:对我们这样特别喜欢学习的病理医生来说,外出学习总要花钱,而在华夏病理网听课却是免费的,有课没听,不就真“丢钱”了吗?

再后来,我又遇到了几次听课方面的小“故障”,也都是筷子及时帮我解决了问题。

在我的印象里,筷子的QQ总是挂着,想必是为了网友或是讲课的老师有什么问题都可以随时找她。特别是有老师讲课的时候,讲课前她都会在多个QQ群里发布讲课信息,讲课时主持,并不时帮助解决网友提出的各种问题。其幕后工作的艰辛,在其写的博文《关于华夏病理网络讲堂的一些思考》中可见一斑。

筷子的QQ备注是“山东济南筷子”,我总以为她是济南某个医院的病理医生,在华夏病理网兼职,直到今年5月初,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在济南举办“妇科乳腺病理新进展学习班”之前,我问她是不是也参会,希望在会上与她见面时,才知道她在杭州工作,是华夏病理网的全职员工,济南只是她的故乡。一般人的网名备注都是生活或工作、学习所在地,而一个远离故乡工作、生活的人,她的网名备注仍是她的故乡,足见她是一个非常注重感情会感恩有情结的人,这样的人无论在哪里工作,也肯定会对她的工作单位、服务对象全身心地投入,勤勉而积极地付出。

从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病理科贺茂涛写的《邂逅银川——记全国细胞病理会议上偶遇城北、筷子》可以看出,筷子的“粉丝”的确不少,我想这不仅仅是筷子自己的荣耀,也是华夏病理网的荣耀。筷子是华夏病理网团队的缩影,有这样的团队华夏病理网肯定会越办越好。

这就是我——一个普通的病理医生、华夏病理网友对筷子的印象。

我要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