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博文

我为什么要辞职去创业

2016-07-14 00:16  阅读(1783)  评论(33)  分类:录

创业不是一件很酷的事,可能就差别人在背后踹你一脚。

坐在杭州公司的开放式办公室内,每天都有应接不暇的事务要处理,比起在安徽省妇幼病理科主任位置上的单纯工作,自然是完全不同的感受。

怎么都不会想到自己会辞职创业去做企业,不光是自己,朋友和老师们也都很惊讶,“你本就不是做生意的人”大家都这么来评价我,甚至有时我也被自己吓到了,我真的辞职了?响应了李克强总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口号?

2015年春节前夕,小荷在澳洲电话给我下最后通牒,‘我春节回国,如果到时候你还没有辞职,我们不能去杭州融资创业,你就是网站的罪人,拖后腿的那个人’;有老师经常开导我,‘你在妇保院拿多少钱?有什么舍不得的?大不了回来还当病理医生’;也有朋友跟我谈心‘网站做到今天不容易,机会也就这么一两年,该做决策了,要是因为你而网站的事业没做好,你就是历史的罪人’。我真的要背负那么多吗?2006年当初做网站的时候,完全凭着对专业热爱和对计算机的喜欢而做了华夏病理网,几个人合伙搭建了一个戏台让大家交流切磋、自娱自乐而已,一不小心做大了点被当成了事业,想跑也跑不了了,许多双眼睛在殷切的期盼,‘神坛’也是这样被树立起来,可其实我们所能做的也就是那么多,本来就没想着要做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

小荷是一个思虑简单的人,但有着执着的冲劲,往往都是她带着冲这打那,而我只是以不变应万变,因为无欲无求而无心插柳,后来却要为这些柳枝的未来负责。

2006年网站建设初始,按照我的预测规划我们三个创始人拿出10万元启动资金,就可以把网站长久的经营下去。所以开始时我们拒绝了生意人的投资,后来却不断地往里面投入更多的资金以便能维持越来越大的开支,直到2009年我觉得网站再往后面发展需要准备200万元的资金了,而这时我们也无能为力了,这期间虽然有无锡琅珈等公司的无偿赞助及网站开拓的广告业务收入,但收入还是远远不够网站运营的开支。所以我们想到了商业化融资,于是2010年辛辛苦苦的拿到了100万元的发展资金,组建了自己的全职团队,注册开办了网站公司,用这笔资金维持了网站4年的发展,由于长期的入不敷出,2014年网站又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是任其自生自灭的萎缩,还是寻求再次突破?

作为一个小众的专业性互联网站,每年的投入从最初的数万元到十数万元再到数十万元,虽然数目不小,却也是小打小闹,想要技术、内容全面开花没有每年数百万元的投入是看不到什么效果的,而病理行业网站的经营确实很难找到好的思路,如何营收?如何走上自身造血的良性循环?一群人和朋友们也是想破了脑袋,我也拿了一版又一版计划书,见了一个又一个投资人,也都是礼貌性的鼓励后握手告别。

中国妇产科网创始人龚晓明大夫电话中交流,关切的询问‘华夏病理网做到盈亏平衡了吗?’,我答没有。‘那怎么办呢,一定要想办法赚钱做到盈亏平衡啊,否则如何开办下去!’。而急难之中我也曾向丁香园李天天站长请教他的经营经验和策略。华夏病理网在收获了大家的赞誉背后,其实面临着难以为继、缺乏有效运营的困难局面,经营成了我们创始人最烦心的事,也成了对我们这些单纯的学术专业人的管理经营能力的考验。我们能不能迎难而上,发挥自己之长、突破自己的短?

看了20多年显微镜,诊断疾病问题不大,创业、融资、运营、商务却一无所知或知之甚少,眼前的迷雾、脚下的迷途,如何去跨越?或者就此退缩?就像一位我的同事老师所说‘你要做好两件事就行了:诊断和家庭,网站都是次要的’。

这背后一脚来得突然,也不够性感,甚至有点仓促,而这也许就是机缘。

2014年底和南京狄峰的合作谈判告破之后,我们被杭州贝壳社相中,贝壳社创始人姜慧霞好说歹说让我去参加他们的项目评审。但是所投资金很少也是杯水车薪,欣慰的是李洪波博士愿意加入团队,也有行业内有生意经验的人愿意加入团队,为我们壮胆了不少。创业导师曹晓春说‘起步虽然不早,也许是刚刚好,资本市场向好,政策层面利好,你们需要整理思路,利用现有资源打造一个好的商业模式,扎扎实实做好自己的事,价值所在自然是事业之根本’。‘这也许是最后的机会’小荷说,‘你该要决策了,大家就看你的了,什么时候辞职?’。

有创业孵化帮助,团队成形,时机尚好,老师的鼓励,还有“柳枝的未来”,于是克服了家庭的阻力,医院的劝说,成就了背后这一脚。


我要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