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最新评论

我的博文

安身立命之所在

2020-12-15 22:49 阅读(99) 评论(1) 分类:自我成长

安身立命之所在

 

僧问:“学人不据地时如何?”师云:“汝向什么处安身立命?”

                                    ——《景德传灯录》

    “安身立命”的解释为:生活有着落,精神有寄托。记不清在哪读到这样一句话觉得与安身立命相得益彰:人的一生,身体和灵魂都在行走,唯有灵魂安稳,脚步才会轻盈。生活有着落可浅显的理解为“家”,无关乎破败不堪还是富丽堂皇,总是有间可以遮风挡雨的住所。精神寄托何来?如何“求其放心”?古来至今,魑魅魍魉之说不胜枚举,但我却不信怪力乱神,而深信灵魂的存在,我称它为另一种虔诚的精神寄托。

半年前有幸收到某节目赠予的波兰作家奥尔加的《遗失的灵魂》一书,讲述的是一男子日复一日的工作,生活,久而久之与灵魂丢失却浑然未觉,直到有一天他突感胸闷气短,以为自己生病了便去看医生,医生醍醐灌顶的点醒男子称其匆匆的步履将灵魂遗落某地,应该在一处等等。于是他遵循了医生的建议,在以前的房间静静的等待自己遗失的灵魂,任凭青藤爬满整个房间,任凭淡黄色的胡子像流苏似的稀稀朗朗垂在地上都不管不顾的等待,最终与灵魂相遇。 字里行间中好像看到了多年前的自己。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迷失了自己,终日碌碌无为,心中充满悲凉感,觉得人生辛酸,消极而又自卑,总喜欢向关心我的人抱怨生活的种种不公,迷茫同时又充满未知的恐惧,如行尸走肉般任日子无情碾压,竟不知生活的意义所在。开始慢慢改变是在习惯读书以后,心上的枷锁就那样突然消失,阳光肆意洒进心房,温暖整个心灵,如久旱逢甘霖。当动人的文字一点点渗入骨血,亿万细胞得以滋养的时候,心上的寄托变得愈加醇厚甘甜。

现在的房间依旧是那时的,现在的工作也同往日无异,但到底又与以往千差万别:房间一面环树,经常清晨会听到清脆的鸟鸣,偶尔也会有一只小麻雀在窗台叽叽喳喳欢呼跳跃;最喜下雨天,傍晚除了滴答的雨声和沙沙的翻书声,四下一切都安静极了,如“闭门坐穴一禅榻,头上岁月空峥嵘”;常常琐碎小事在我眼里也是千秋各异,饱满而鲜艳。开始关心路边的花草,开始细品人间可爱的万物,开始学着与灵魂对话,开始发现可喜的生活,开始热爱繁忙的人间,开始深情款款。如鱼之有水,农夫之有田,树之有根,灯之有膏一般我心归矣。诧异多年前的自己为什么竟丝毫未动容。

特别喜欢苏东坡对其弟子由说的话:“吾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陪卑田院乞儿。眼前见天下无一个不好人”,苏东坡淳朴潇洒,如清风朗月般度过了一生,不无缘故。他自有一套安身立命的本事,被奸臣诬陷流放,日子的依旧精彩,“身”在家就在,“立”在寄托就在。

人生到处何所似,应似飞鸿踏雪泥

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

 

 

 

 

 


 

我要评论

loading...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