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博文分类

我的博文

Vandy访学记------阶段小记

2022-04-20 22:01 阅读(42) 评论(0) 分类:文娱

来Vandy快一个半月了,一切都进入了正轨,已经逐渐适应了纳村的生活,工作上也正式进入了课题。今天有空介绍一下Vandy的一些基本情况及这段时间以来自己的生活、学习及工作情况。

范德堡大学(Vanderbilt University),简称Vandy,由美国铁路大亨 Cornelius Vanderbilt 于1873年捐建,是位于美国田纳西州首府纳什维尔的一所享誉世界的私立研究型大学。纳什维尔位于美国中南部,田纳西州中部坎伯兰河畔,是中南部医疗卫生,音乐,出版以及交通运输的重要中心,也是美国乡村音乐的发源地。坐落于此的范德堡大学学风自由而不失严谨,校风开放包容而又独具特色。作为一所精英学府,范德堡拥有 11个学院,并在商、法、医、教四大学术领域稳居北美一流行列,享有南方第一贵族名门的盛誉。医学院为中田纳西唯一的一级外伤中心。杰出校友包括了2名美国副总统,7名诺贝尔奖得主,宋庆龄的父亲宋嘉树先生也是Vandy 校友(资料来自百科)

我所在的部门属范德堡大学医学中心(VUMC)流行病学中心(Vanderbilt Epidemiology Center),流行病学中心是由华人学者Zheng Wei创立,目前该中心在全美也具有很高的影响力,主要致力于遗传、营养及环境因素对疾病的影响等方面的研究。我的老板戴教授是中心PIs(Principal Investigator)之一,主持过多项NIH资助的大型Clinical Trails,我的主要任务是在中心所属实验室做与病理相关的实验,如行多重荧光免疫组化方法检测药物干预后引起组织学中蛋白表达谱的变化情况,并行高通量图像数据的分析。实验室的苏教授也是华人学者,84年上海医科大学毕业,来美已经20多年了,也是他的介绍,我才有机会来Vandy做访问学者,不论在生活还是工作上他都给予了我莫大的帮助。

目前,过着住所和实验室两点一线的生活,偶尔参加中心的Zoom会议。这里没有国内的喧嚣和热闹,一个人在外,人生地不熟的,也不敢乱跑。租住的地方离学校很近,步行15分钟就到了,每天背着包,带着自己做的午餐,俨然是一个学生模样。到实验室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邮箱查看邮件,因为这边邮件办公太重要了,入职后VUMC都会给每个新人分配一个VUMC ID和邮箱,这样很多的入职培训都是通过邮件来传达或进行。有了VUMC ID才能进入他们这边的电脑系统,否则电脑都打不开,进入电脑系统后,系统内的资源都可免费使用。Vandy的IT部门也很强,工作人员也很多,保障了整个Vandy 信息系统的正常运转,同时也开发一些著名的软件供全球科研工作者使用,如REDCap,一款功能强大数据库软件。

闲暇时,苏教授会和我聊一些Vandy的科研情况,得知这里的科研虽然很强(2021年VUMC申请的科研经费近10亿美金,名列全美前5),但也非常残酷,竞争激烈。纯做科研的学者是自己养活自己和手下员工,如一个PI及底下相关课题组成员的所有工资都是由其课题经费来承担,如果没有课题经费,那你的实验室面临关闭,底下的员工另找出路,当然申请课题经费也没那么容易,所以很多PI的压力都很大,不管你以前是否为哈佛或是耶鲁毕业,发了Science或是Nature,一旦你的基金断了,都面临着失业。当然失业有点夸张,如果还承担教学任务,那学校也不会开除你,会给你一个小办公室坐着,底下无任何人服务你,工资降低到基本够生活的水平,这样的反差,对一些全职教授来说更多的是心理上的耻辱。与其这样不如走人,当然这是私立学校的情况,公立大学可能相对压力小一些,不过工资也要少很多的。所以在美帝你想躺平很难,也只有这样的竞争压力,才能出很多成果。有了成果也才可能有基金,才能运转下去。据说有一年VUMC直接关了30多个实验室,不留任何情面,足以让人体会到资本的残酷与无情。“生存”这个词也是苏教授经常和我提起,能在美帝生存下来已经很不容易了。

最后,想说一下为什么在这不惑之年还要别妻离子的出来访学?在保健院工作13年了,做科室负责人也有6-7年了,虽然为科室尽心尽力做了一些工作,但是时代在发展,科室和医院面临的挑战也越来越大,吃老本的话是不会有持续性的,也不能够引领学科的创新和发展,更不能为下面的员工带来职业提升了。所以,选择出来,把自己归零,一切从新开始,希望在一个空的杯子中能添加一些新鲜的汁液,滋养自己,温暖他人。

访学并不是像大家想象中的来享受美帝生活的,更多的是和孤独作伴。既然来了,就潜下心来,好好经历这段人生中的重要历程。

Vandy访学记------阶段小记

Vandy医学中心


Vandy访学记------阶段小记

校园里的雕塑



Vandy访学记------阶段小记

医学中心北楼

 

我要评论

loading...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