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博文

我们无法背弃我们经历过的岁月

2021-01-02 10:15 阅读(92) 评论(1) 分类:无情书

2020年终于过去了,的确是终于,太多的人在这一年里体会最深的就是"熬",甚至是煎熬,但无论如何我们挺过来了。


但这样的一年真的值得我们背弃吗,不,恰恰相反,我们的历史告诉我们,人类文明之所以经历了太多的苦难后还可以欣欣向荣的延续到现在,恰恰是记住了苦难的教训,积累了应对苦难的经验,为后世积攒了智慧,所以我们太多的纪念日,节日的产生都是在劫后余生为曾经经历过的苦难的纪念,是纪念日,也就是反思日,当纪念日变成了节日,悼念就变成了庆贺了。

一个人的胜利有可能是所有人的失败,反之亦然,所以在一个理性的世界里,前者是悲剧,后者是喜剧。川普在其最后的执政日子里,用一己之力证明了西方践行了近三百年的民主体制是可以受到暴政颠覆的威胁的。人类在一个新的世纪的前二十年为以后岁月找到了新的转折点——我们仍然是缺少足够智慧的生物,在自以为是的自我认知中一而再再而三的犯着各种看似无妨的错误,但所有的愚蠢行为的清算都是小聪明和小算计叠加出来的。人类在历史中自以为是的占尽自然之母的所有便宜都是要积攒到最后那一天算总账的——每一次都会被她那无以伦比的力量所惩罚,哪怕她的孩子是恐龙,还是人类。


哲学是人类各种学科里成熟最早,体系最为全面和完备的学科,但也是进入21 世纪后进步最少的学科。

理由很简单,哲学是有关人与人的关系,人与世界的关系的学科,这两种关系受到自然科学进步的影响远没有自然科学进步本身对于人类社会的影响更大。所以,在当今我们面对由于生物科学的研究和实践而产生的伦理问题,我们只要在旧有的哲学思辨的框架里将生物科学的定义加装其上,那么相应的解释和结论也就自然出来了,同样在移动互联网的世界里,在社交网络中出现的所有让人困惑的哲学或伦理的问题,我们只要把一些新产生的名称,名词标签做个替换,就能在哲学的庞大宝库里找到相应的答案,在哲学已经形成的世界里,世上难有新鲜事。除非这个世界来了外来的闯入者,打破了原有的各种关系的框架和格局,哲学就自然有了进步的需要,哲学家们就自然而然的会主动参与到这样的变局当中,重新为人类延伸哲学世界的边界,并形成新的思考的方法,让人类能适应新的变化,并重新接受变化了的世界的定义。


人类到目前为止最值得自己骄傲的一个能力就是能不断适应外界环境的变化,并通过主动的改造能力参与到世界的改变的能力。人类在进化的过程中研究历史,创造历史,在过往所有如歌的岁月中汲取经验和教训,并转化为智慧来启迪后人,但绝不会背弃这些噙满了血和泪的岁月,只会越挫越勇,化苦难为慈悲,为善念,为睿智,为美好......



 

我要评论

loading...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