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博文

肺癌免疫治疗在过去十年里的5大进展

2020-04-01 17:25  阅读(274)  评论(1)  分类:专业
我们刚刚走过了一个非凡的十年,这个十年的进步改变了我们治疗肺癌的方式,甚至改变了我们对肺癌的看法。

回顾过去的十年:当我们走进2010年的时候,在几乎所有的临床试验中,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的中位生存期都徘徊在1年左右。我们只有一个可靶向治疗的突变:EGFR,这是当时市场上唯一能购买到靶向药物的驱动突变。当时免疫治疗领域的研究频频失败,每当演讲者刚开始展示免疫疗法的前景,与会者就会提前离开会议。小细胞肺癌(SCLC)和局部晚期NSCLC的临床试验几乎都是清一色的阴性结果,标准治疗早在几年前就已经确定下来。很难想象会有这么一天到来,我们终于打破了这个僵局!

回首过去的十年,肿瘤治疗经历了一系列关键的转折点,让我们应该重新对肺癌做出全新的定义。除了分子靶向治疗,免疫治疗也发生了重大变化,本文重点向大家介绍一下那些改变了临床实践的转折点。以下是原文作者认为对目前和未来肺癌治疗产生最大影响的免疫疗法的5大进展

1. 在晚期NSCLC中,免疫治疗显示出显著的总体生存(OS)获益。

PD-1/PD-L1轴的免疫抑制检查点抑制剂最初在经治的NSCLC、黑色素瘤和肾细胞癌中显示了抗癌活性,从此以后,肺癌一直是站在免疫治疗研究的最前沿,这此工作陆续让纳武利尤单抗和其他PD-1/PD-L1抗体被批准用于晚期NSCLC的治疗。

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的研发取得了史无前例的成功,并且引领了不断发展的肿瘤治疗的新时代。最初是在2013年的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年会上,展示了这种新型全身治疗能够让部分患者得到巨大获益,纳武利尤单抗可以让一些曾经反复治疗过的、吸烟的NSCLC患者的肿瘤发生显著而持久的退缩,而在此之前,这些患者还都不是主要的获益人群。

2. 在肿瘤组织PD-L1高表达(>50%)的NSCLC患者中,帕博利珠单抗优于一线化疗。

到了2016年,免疫检查点抑制剂作为二线疗法已经上市,并已得到广泛使用,在多项研究中都被反复证明:优于多西他赛。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研究人员在2016年的欧洲肿瘤医学协会年会上和《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同时展示了KEYNOTE-024的结果。这项试验是让EGFR或ALK阴性、PD-L1高表达的晚期NSCLC患者接受帕博利珠单抗或化疗(根据组织类型选择铂二联方案),结果是在所有的终点上,PD-1抗体均展现了卓越的疗效,从而迅速地、不可逆转地改变了晚期NSCLC的治疗模式。

就在此后几周,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批准了帕博利珠单抗用于PD-L1高表达(约占患者总数的30%)的NSCLC。同时引起的其他变化有:PD-L1表达的检测成为治疗前的标准诊断项目。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