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博文

加快病理医师培养,促进医疗事业发展的设想

2018-06-04 21:13  阅读(400)  评论(7)  分类:专业

加快病理医师培养,促进医疗事业发展的设想

                  潘明安

5月8日中央电视台新闻直播间播出了:“病理医生缺口高达9万人,加强顶层设计,培养高质量医疗人才”。据不完全的统计,截止2014年,我国在册的病理医师(包括执业病理医师和助理执业病理医师)仅10256人,这对13亿多的中国人口和近600万张床位的医疗规模来说,病理医师配置的严重不足,已成为当今医疗服务质量提升的“短板”、“瓶颈”。当前大多数基层医院病理科的现状是:在医院内归位到辅助科室;病理收费不合理,挣钱少导致医院不重视病理科,尤其在综合性医院,但病理医师工作风险大,承受着人员不足导致超负荷工作的压力,但劳动报酬又低,培养周期长;病理学科成为“三无”学科(没人干,没人会,没学生学),目前基层医院病理科的状况确实不能适应广大人民群众日益增加的对优质医疗服务的需求。作为一名基层病理医生,针对目前开展的健康扶贫和基层医疗现状,提出个人的设想,供卫生行政主管部门及有关部门参考,不妥之处,恳求指正

一、卫生行政部门应加强顶层设计:基层医院的病理科,大多数是为了等级医院评审的需要而建立的,有的基层医院设立的病理科,就是“一个萝卜一个坑”,病理从业人员长期得不到培训和外出学习的机会,一个人兼做医生、技术员两种工作等情况是普遍现象;有的医院甚至没有一个有资质的病理执业医师,更没有免疫组化、分子病理等辅助诊断手段和技术,直接导致上级医院下基层精准医疗扶贫的医生因为没有病理科而没法进行正常的医疗工作。部分医院领导不重视病理科的建设和管理,有的将病理科放在检验科内,严重制约了病理学科的发展;而有的医院领导的看法就是一个检验或其他专业毕业生,到省级医院进修半年或一年就可以开展病理诊断甚至是术中冰冻病理诊断,他们不知道病理诊断的价值与风险,这样的基层医院领导是将病理科等同于化验室了。基层医院的条件是不能与大医院相比,希望有关部门能深入实际调查,结合实际提出解决问题的可操作性的措施(我们不光要发现问题,更应该提出解决问题的可行性办法毛主席曾说过:医疗卫生的重点要放到广大农村去“要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

二、制定医院设置病理科的基本标准和准入条件。建议取消医院所谓的临床与辅助科室的区分,医院设置病理科不应该以等级或床位数为依据,而要按照病理标本数为参考,原则上年病理检查例数少于2000例(不包括细胞学)者不宜建立病理科,应送到有条件的区域病理诊断中心或第三方实验室。只有严格准入条件,才能提高病理质量卫生行政部门可根据当地病理科水平和发展的需要,对开设病理科的医院的人员、设备等条件进行评估后,根据地域条件等实际情况,可采用相邻医院共同组建区域性病理诊断中心的方式解决,在地市级医院建立区域性病理诊断中心,与国家级或省级病理诊断中心通过远程病理会诊系统对疑难病例会诊,并邀请相关专业领域病理专家来指导工作,由省级病理质控中心对这些区域病理诊断中心进行技术指导与质量把控目前有的地方也提出让省市级医院帮助县级医院完成县级检验、病理、心电和消毒供应等区域性县级医学中心建设的任务也可以向发达地区学习,举办全省所属各级医疗机构病理诊断与技术人员岗位培训班,全部课程完成后,由省级病理质控中心组织考试,合格者由省卫计委统一发放病理诊断和技术培训合格证。目前有发达省份(如湖南、河南省)已建立了病理专科医联体,加强了各医院病理科的深度互联互通,给基层患者带来了便利。

三、试点公立医院与第三方实验室开展合作基层医院的病理力量薄弱,限制了许多大手术和医疗服务的开展,使得许多病人不得不转诊至上级医院,给病患及家属带来极大的不便和经济负担。卫生行政部门应放宽公立医院与营利性的第三方实验室的合作,公立医院可引入第三方实验室优质的病理协同诊断服务,对于缩小基层医院与省级医院的服务差异,满足临床需要,实现分级诊疗具有重要的意义。也是贯彻落实国家医改政策和卫计委关于分级诊疗、建立区域性病理诊断中心的具体举措。市级医院病理科与第三方实验室合作建立病理诊断中心是一个病理共享平台,除常规开展细胞病理、组织病理、分子病理以外,更多的是开展基层医院急需的疑难病理,术中冰冻、远程会诊服务,让临床医生安心的开展诊疗救治工作,让基层的病理医生边工作、边学习、边讨论,迅速提高业务水平;让病人安心的留在基层手术、治疗,少走冤枉路,少花冤枉钱。为基层医生和患者保驾护航,为基层医院降低医患矛盾和医疗纠纷提供更多的帮助与支持。卫生行政部门应鼓励公立医院与第三方实验室在人才,管理,服务,技术、品牌等诸多方面建立协议合作关系。为更多的基层医院突破分级诊疗瓶颈提供了良好的思路与借鉴,而不必纠结于“营利性还是非营利性”的政策性限制。

四、设立中国病理医师培训学院:病理医师的培养周期长,当前缺口有9万之多,应切合实际,采用“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吸引医学院毕业生进入临床病理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基地,通过3-5年的实践与理论的培训,培养成为合格的病理新生力量;对于目前病理从业人员,可到国家病理质控中心或省级医院病理科进修学习,或资助高年资医师到北京上海等病理国家重点学科单位进修或亚专科培养。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依靠一流的病理科(如北京协和医院、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复旦大学肿瘤医院病理科)设立中国病理医师培训学院,利用网络开设全国性理论培训课程、实践带教(类似中医师承教育)、理论与实际诊断考试、合格者授予病理医师从业证书,并进一步开展临床病理亚专科医师培训。

五、在目前新的医疗模式迅速发展的今天及个体化诊断、治疗的需要,病理医师应帮助临床医师开展新技术、新业务,在提高病理诊断水平的同时也能更好的满足临床和患者的需要才能体现“医生的医生”的作用,加强在职继续教育,使病理回归临床;卞修武院士过:“病理学是基础医学和临床医学的桥梁,本身又是临床学科的一部分,病理医师结合病人临床表现,通过显微镜和分子检测对标本进行最后诊断。再由临床医生进行治疗。没有这样的最后病理诊断,疾病无法得到正确的治疗。病理学的另一重要任务是从事病理学研究和教学,这又必须耐得住寂寞,受得了清贫。”只要卫生行政部门和医院的各级领导重视病理科的建设,加上我们病理工作者的不断努力,才能确保中国特色的医疗卫生系统能够提供“优质高效的医疗卫生服务”。

我要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