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

我的博文

美学心得(第二百一十九集)罗国正(2021年2月)

2021-02-25 16:02  阅读(57)  评论(0)  分类:文娱

美学心得(第二百一十九集)罗国正(2021年2月)2962、清朝画家王原祈是王时敏孙,家学渊源深厚。康熙进士。生活无忧,士途顺畅。由知县擢给事中,改翰林供奉内朝廷,又以画供奉内廷,鉴定名画,擢升侍讲学士,转传读学士,直南书房,充《佩文斋书画谱》篡辑官。他与王时敏、王鉴、王翚并称“四王”。平稳上升,在充满文化艺术优雅的生活和氛围中渡过一生,并得高寿。这是非常明显有多代前辈的文化、物质的积累在书香世家的荫庇、培育下成才,加上自己的努力,找到一份符合自己志趣,可以发挥才能的高层次单位工作,然后成为人物的例子。这也是不少文化人所渴求的工作、生活状态。这都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不像很多人物虽成功,但有伤痕累累的感觉,同时也伴随着精彩的故事。王原祈的美学观点,值得大家借鉴、学习。现摘要如下:1、学古“须以神遇,不以迹求”,“得其意而师之”。“笔墨一道,同乎性情,非高旷中有真挚,则性情终不出也。”“不在古法,不在吾手。而又不出古法我手之外。”2、学好古人后,则“一变而为本家体”。3、“作画先定体势。后加点染,俱要以气行乎其间”。4、作画应“安闲恬适,扫尽俗肠”。莫“利名心急,惟取悦人”,这样会“意味索然”,成“俗笔”。5、“画法与诗文相通”,应有“书卷气”。6、“意在笔先,为画中要决”。7、“声音一道,未尝不与画通”。8、“山水苍茫之变化”,“取其神与意”。9、“但得意、得气、得机、则无美不臻矣”。“作画以理、气、趣兼到为重,非是三者,不入精、妙、神、逸之品”。10、“高卑定位而机趣生,皴染合宜而精神现”。11、“用笔忌滑,忌软、忌硬、忌重而滞,忌率而混、忌明净而腻,忌从杂而乱。又不可有意着好笔,有意去累笔”。12、“要由淡入浓,磊落者存之,甜俗者删之。纤弱者足之,板重者破之”。“下笔时在着意不着意间”。达到“气韵生动”。13、“刚健中含婀娜”,“不事粉饰而神彩出焉,不务矜奇而精神注焉”。14、“以天地为师”,“有真山水,可以见其笔墨”,“浑朴中有超脱”。王原祈的美学思想是主张在继承中创新。继承主要在“神遇”、“得其意”、“同乎性情”上。在博学古人后创新,“一变而为本家体”。认为琴、棋、诗、书、画的道理是相通的,认识到审美通感的存在。他把绘画的布局和皴染的技法,上升到艺术精神时,感悟到古人也是以自然为师。他的美学理念是属于传统的一套。他以绘画的方式,认识、领悟世界。长期以来的情况可以这样来表达:学习以前的主体制作客体的技术,自己又成为新的主体去制作客体。有的技术还差过以前的主体,有的稍稍改进,略优于以前的主体,制造出有一点新意的客体。就这样一代又一代地发展而来。努力地、缓缓地前进着。但毕竟是在发展。懂得制作技术,优秀兼幸运者,生存得比较舒适,有很多人羡慕,不优秀者,或掌握不到技术的,生存艰难。有的人,乐于制造,陶醉在其中。有的为生活而制造,迫不得已。有的因精神无聊孤独,玩玩制作来转移心中的空虚。我想到这里,既感到生命之伟大,又觉得实属无奈、悲凉、可怜。但历史不会仅仅是以量的推进,还会以质的方式跃进。绘画领域,也不会例外,素描、油画、抽象画、摄影、电影、电视、顿悟画等等,各种思潮的影响,工业大生产,繁荣的商品经济,不断的科技进步,交通高速发展,航天事业的发展,先进计算机惊人的运算速度,等等等等,都给人们带来全新的视野,提供了更多的手段认识、把握世界,也让画家有更多渠道、方式理解、创作画幅,优秀的画家将站在更新更高的层次上,绘出更美丽、更动人的图画。2963、廖燕是清朝戏曲家、广东曲江人。他提出了“愤气”的美学命题,很有意思。他说:“吾以为山水者,天地之愤气所结撰而成者也。天地未解,此气尝蕴于中,迨蕴蓄既久,一旦奋迅而发,似非寻常小器足以当之,必极天下之岳峙潮回海涵地负之观,而后得以尽其怪奇焉”。“愤气者,又天地之才也”。他又说:“凡事做到慷慨淋漓激宕尽情处,便是天地间第一篇绝妙文字”。“借彼物理,抒我心胸。即物而物在,即物而我之性情俱在,然则物非物也,一我之性情变化而成者也。”他还说:“园莫大于天地,画莫妙于造物”,“未造物之先,物有其意,既造物之后,物有其形,则意也者,岂非为万物之始,而亦图画之所从出者欤”?“痴以意为园,无异以天地为园,岂仅图画之观云乎哉?虽然,天下事亦得其意已耳。”廖燕的美学思想是继承和发扬了楚骚文化,尤其注重“移情”的理念,崇尚激情、壮美,以此借物抒怀,用拟人化的自然手法,以意观物,将审美的意象变为审美对象。他强调对艺术的观照,应进入对大自然的观照中才获得更大的审美意识,通过这样的长期的大量蕴蓄后,进入质的飞跃,形成磅礴的“愤气”,这样喷射而出的作品,既大气绝妙,又确证创作主体的奇才。简约说,即廖燕在艺术上主张“厚积猛发”,而不是“厚积薄发”。2964、清朝文学家贺裳认为:“‘诗有别趣,非关理也。’然理原不足以碍诗以妙,……故必理与辞相辅而行,乃为善耳,非理可尽废也。”他又说:“‘斫取青光写《楚词》,腻香春粉黑离离。无情有恨何人见,霭压烟啼’处见。盖因竹枝欹邪厌浥于烟雾中,有似于啼,故曰‘无情有恨’,此可以形象会,不当以义理求者也。”他主张:“从来文章必有所自能者,技成而善化辙迹耳。故细心以观,虽韩、柳之文,李、杜之诗,未尝无本。”贺裳的文学审美观注重“情与景会”,绝大多数的优秀文学作品都有这样的特点。他强调辞与理并行,重在形象方面的审美意识,反对重义理不重形象的做法。要善于吸取传统已取得的成就,才能创作出有自己个性的作品。总的来说,他是主张:情、景、技、理相结合的文学审美理念。我认为,现实里已反复证明,无情不成艺术,学习技法,也或多或少吸收了内容,反之,学习内容也自然学习到技法,只是学习时的侧重点不同。技法和内容是不可绝对分开的,两者是有机统一的。优秀的艺术作品,自然有其内在的道理,这道理常是表现为含蓄的、艺术的、转弯的、美学的,而不是象数、理、逻辑,抽象地表述。2965、清朝戏曲作家洪昇提出“义取崇雅,情在写真”。“纪风俗,颂熙皞”、“ 垂戒来世”。他在《长生殿》剧本创作和对《牡丹亭》看法上自述:“借太真外传,谱新词,情而已。”“搜块灵根”“ 掀翻情窟”。“不律为真宰,撰精魂而通变之。”“从来传奇家非言情之文不能擅扬”。同时,他认为审美感情不能脱离根本的“子虚乌有,动写情词赠答”。他反对“御筵歌唱”、“点缀升平”类作品。欣赏:“渔樵耕牧、嬉游士货郎村伎,花担秧歌”类作品。也对少数民族的异域风情表示赞赏。创作要求避免情节落俗套,并要“审音协律、无一字不慎”,给人以美感。洪昇从戏曲的角度,讲出了他以“情真”为重点的对真、善、美的理解,并按这理解作为理念,使戏曲不落俗套,还须一丝不苟地逐项争取做到完美。这样,艺术品就诞生。洪昇的思路和思维结构,大致与他的戏曲前辈相同。2966、孔尚任是孔子六十四世孙,清初戏曲作家。康熙巡曲阜时,他应召讲经,得赏识。曾任国子监博士、户部员外郎。成名作有《桃花扇》。他的美学心得不少,主要有如下:1、主张诗要:“真、新、雅、清、趣”,反对“平熟无味之意,含糊不了之辞”。“夫所谓诗者,欲得性情之正,一有委曲徇俗之意,其大旨已失。”“泪是真泪,哭是真哭,何患无真诗乎?”“予尝论诗有二道:曰工,曰佳。工者多出苦吟,佳者多由快咏。”作诗“不可有利心,亦不可有名心”,“名心盛,则欲人人尽说好。至欲人人尽说好,而谓有真是非者,吾不信也。”2、“绘事虽细技,亦必远游而后成;文章道德,岂杜门逐客所能冥悟乎?”3、“盖山川风土者,诗人性情之根柢也,得其云霞则灵,得其泉脉则秀,得其冈陵则厚,得其林莽烟火则健。凡人不为诗则已。若为之,必有一得。”4、孔尚任认为,历史剧创作:“朝政得失,文人聚散,皆确考时地,全无假借。至于儿女钟情、宾客解嘲,虽稍有点染,亦非乌有子虚可比。”5、“剧名《桃花扇》,则桃花扇譬则珠也,作《桃花扇》之笔譬则龙也,穿云入雾,或正或侧,而龙睛龙爪总不离珠,观者当用巨眼。”6、“排场有起伏转折,俱独解境界,突如其来。倏然而去,令观者不能预拟其局面。”7、“离合之情,兴亡之感,融洽一处,细细归结,最散最整,最幻最实,最曲迂最直截。”8、“设科之嬉笑怒骂,如白描人物,须眉毕现,引人入胜者,全借乎此。今俱为界出,其面目精神,跳跃纸上,勃勃欲生,况加以优孟摹拟乎。”9、“说白则抑扬铿锵,语句整练,设科打诨,俱有别趣。”10、“词曲皆非浪填,凡胸中情不可说,眼前景不能见者,则借词曲以咏之。”从上所述看,我想到了人生美学和艺术美学两方面的内容。一、一个精神伟人的思想体系一旦诞生,在相当长时间内,很难有人能超越。不要说普通的人,就算是他的学生、徒弟,他的后代也难以产生一个超越他的人。这已是反复被历史所证明的事实。二、精神伟人的学生、徒弟,他的后代,必定会出现在文化层面上的优秀人才、有建树者。这也是被历史事实反复证明的。三、这也说明了一个具有原创性的精神体系的产生多么的不容易。四、孔尚任作为孔子的六十四代孙,明显继承了孔子的思想,并有杰出的表现,应召讲经,颇受康熙赏识就是有力例证。他对祖先思想的继承,也在他的美学思想上有一定的反映。五、从目前我掌握的资料来看,孔尚任的美学思想集中表现在文学艺术上,分为三个方面:诗歌、剧作、绘画。他强调主体美的感受,以表达“真性情”。六、他重视现实生活和自然风光对文学艺术家的熏陶和启发,提倡用求实的精神进行历史剧创作,并加入适当的“点染”,其中艺术加工是必不可少。他反复强调故事情节须围绕主题来展开,务必要刻划人物的内心世界。作品要有创新精神,不要落入俗套。这些都可以通过人物的语言、动作、表情来实现细致的刻划,体现出戏剧性和语言的音乐性等。(待续)(本集责任编辑:严建中  詹邓)

我要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