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博文分类

我的博文

中国医大四院骨科•医生天地•再见了也门,那时的记忆--也门援外随笔续 2015-05-07 冯晰旻 医大四院骨外科

2015-05-09 13:51  阅读(206)  评论(1)  分类:文娱

    一个地方住的久了,多少都会有些感情。就像猪八戒对高老庄的留恋。        

     也门,一个从陌生到熟悉的国家,一个位于亚洲西部边缘的国家,一个没吃过猪肉也没见过猪跑的国家。风俗文化完全异于中国,这里,女士穿黑袍;男士穿裙子。女士黑纱遮脸,只露双眼;男士腰间別刀,肩上背抢。女士出行,保持距离;男士结伴,手拉着手。草丛中不止有流浪的猫猫狗狗,更多的是无家可归、和衣而卧的流浪汉。        

     贫穷是这个国家的标志,每次上街买菜都会碰到许多妇女和小孩伸手向我要钱。据说这里失业率高的惊人,但表面上看并没有多少面黄肌瘦,羸弱不堪的。或许只有国家富裕才会流行瘦到闪电。我们既然就是来援助的,自然不能小气。一次去路边喝果汁,一位大妈级别的妇人向我伸手,我翻遍全身找到5元钱,大妈拿着硬币似乎有些沮丧的离开了,我也有些自责。5元,折合人民币还不到1毛5,这要在国内,乞丐早就破口大骂了,还好这是在也门。就凭这点,我喜欢这里。        

      但贫穷并不能阻止快乐。每当夜幕降临,华灯初上,街上便渐渐喧闹起来。许多不知补课为何物的孩子们光着脚丫走上街头,嬉戏,追逐。男人们或嚼着烟草看着老式电视机,或悠闲的喝着果汁,或肆无忌惮的大声说笑,兴致高了便会举起步枪打一梭子,一颗颗子弹打在空中,划出一闪而过的绚丽,仿佛天际的流星,要撕开黑暗的魔咒。我们初来乍到那会儿着实吓得不轻,但听久了,居然能分辨出AK47和M16的区别,就像瓜农听声辨别西瓜的生熟一样,枪声的差异也在丝毫之间,一个是duang-duang-duang一个是biang-biang-biang。        

     记得普鲁士的腓特烈大帝最有名的那句话:在我的国家里,每个人都可以根据自己的方式获得灵魂的安慰。但直到现在,这种思想在许多国家里都无法真正的实现,更何况在也门。虽然这里只信奉一个教义,但教派林立,互为对立,教义里故意曲解的圣战令暴力恐怖事件时有发生,政府踩钢丝般游走于各派的纷争之中,小心翼翼的保护着脆弱的安宁。突然有一天,也门总理不知道听了何方妖孽的谣言蛊惑,或者是自己突发内分泌失调导致的精神错乱,为了增加国库收入,居然下了一步简单粗暴的臭棋:汽油涨价!        

    一石激起千层粪!这个臭气熏天的决定以及一连串的连锁政策,迅速导致全国各地大范围的示威游行,抗议之声喧喧扰扰。原本的经济政策很快转化为教派争端。北方部落武装乘势举兵南下,与东汉末年西凉董卓趁乱搅局如出一辙。战争,瞬间近在眼前!!!总理忽然怕了,估计此刻他也懊悔了当初的无脑,但只是怕到二便失禁也是不够的,辞职在所难免。然而,多米诺骨牌的第一颗已经倒下,所有的,都无法再回到本初。        地处也门北方的胡塞武装此刻怎肯罢手,醉翁之意本不在酒,汉景帝腰斩晁错都没能阻止七国继续作乱,更何况总理只是下野而已。胡塞部落一路猛攻,政府军狼狈逃窜,战斗力甚至比不过浙江台的奔跑吧,兄弟。估计他们的作战口号是:逃跑吧!兄弟。       

     也门局势迅速恶化,内战全面打响。而此刻的医院仍然是一片祥和,我们仍是按部就班,医生依旧做着手术,护士依旧扎着点滴,就连患者的呻吟声都依旧平稳的保持在咏叹调的高音High C上。战争,只是医院围墙之外的现场直播。       

     也门的邻国,有着土豪气息的沙特,这位隔壁大哥实在看不下去这个小弟家里的吵吵闹闹,决定出手平息这场邻国的内乱。只是有钱人家的办事风格更加简单,更加粗暴,直接拎个大锤砸屋拆庙:集结15万军队奔赴也门边境,随时准备入侵!        

    身临其境的我们,仿佛是群众演员,伴随着悠扬而又略显悲凉的祷告声,正要准备参演这部现实版的“黑鹰坠落”,大队部突然宣布,我们已经圆满完成援外任务,近日回国。群众演员之梦在即将开始之际戛然而止。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把家还。      

     一阵轰鸣,飞机载着我们腾空而起,我的心也跟着紧缩的一震。望向窗外,都是些刚刚熟悉的风景,渐行渐远的模糊,说不上不舍,但也有些眷恋,如黛玉祭桃花,仿佛要埋葬了记忆,一种莫名的酸楚慢慢咬噬着心灵。再见了穆罕默德,再见了嘎西木,再见了卡梵娅,再见了……,一年的一切。       

     再见便是永别 …………       

     从首都机场起飞后10小时,沙特空军炸毁了机场 …………       

     24小时后,沙特控制了也门所有领空 …………     

    48小时后,中国外交部宣布中方所有驻也门人员全部、有序、分批乘坐军舰撤离 …………       

     一场土豪对乞丐的战争拉开帷幕 …………      

     马克·吐温曾经说过:上帝创造战争,就是为了让我们再学习一下地理知识。       

     所以,以后,谁,再和我说也门在非洲,我就和他玩命!!!

     我和我的同事,在也门,术中拍照应该不用写检讨了 

      工作之余在阳台放松一下 

      来自中国医科大学各附属医院的援外医疗团队队员

      也门的孩子们,对中国人很友好 

       也门的护士们,全世界通用的剪刀手,也真心希望能为她们带来好运 

       当地的路人 

        当地的集市 

       也门的小孩

        流浪汉 流浪汉 

        手机还能用,也许刚刚砸过核桃,或许曾经还挡过子弹……

        奔赴前线的士兵 正在调试武器,随时奔赴战场 

        急诊取子弹,也许我们电影中才能遇到 炮火轰炸后的场景     

        也门的希望!       

        最后,真心的希望也门能早日恢复平静!

 2015年5月1日

我要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