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博文分类

我的博文

後楽宾馆记忆

2015-04-13 22:24  阅读(341)  评论(0)  分类:文娱

後楽宾馆

 後楽宾馆记忆 (2011-04-16 22:21:54)




後楽宾馆



後楽宾馆

 

    坐落在东京都文京区後楽1-5-3的后乐宾馆是10年前我在东京住的地方,在那里经历了东瀛的春夏秋冬,好友的迎来送往。

 

     “岩松看日本”中这样写到:我们下榻的地点位于东京的市中心,在饭田桥,名叫后乐饭店。这又使我想起了范中淹“先忧后乐”的诗句。问一旁的邹大庆,他说就是取自中国的这个古训,日本很多地名都与中国文化有关系。而且这家后乐饭店边上就是日中友好会馆,饭店提供中文服务,因为来这里下榻的大多是中国客人。

 

    很遗憾,白岩松在后乐逗留的日子我已经回到中国了。其实他还不知道,后乐宾馆后边别有洞天--后乐寮,是中国在东京的一块飞地,寮里住的都是中国留学生,里面有食堂,3、4个厨师全部来自中国外交部,还有几个帮厨,从住在后乐寮里申请的留学生中选出来在这里打工的,每天有很好吃的中餐,比如:包子、猪蹄等等,曾经来日多年的同学到这里大饱口福。在寮里吃饭的次数多了,渐渐地和这几个外交部来的厨师熟悉起来。

    每逢周末或国内的节日,寮里的餐厅也是举办各种活动的地方,比如:国庆节、新年忘年会。。。在这里也看了不少的新电影,象“活着”;更多的时候是周末的舞会,是高手云集的地方。今天晚上CCTV-9正在播出“敦煌”,一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在屏幕上,赵XX,敦煌研究院研究员,当年他就是舞林高手之一。日本人对敦煌研究非常感兴趣,我房间对门和楼下的两人都是来自敦煌研究院的,分别从事壁画的保护和研究的,由日方资助在日本进行为期1-2年的研究和学习。

    从宾馆到寮里进进出出,要经过寮的玄关,旁边的书架上放着各种国内的期刊、杂志,从那里拿了不少期的“神州学人”看。

    作为中国在东京的一个窗口,後楽寮和宾馆也是各路人才云集的地方,後楽离东京大学、东京医科齿科大学、庆应大学都不远,不少这些学校的留学生都首先选择住在这里。宾馆住的一个东大的滕姐姐,因为有时候在一起吃晚饭熟悉起来,她说要快点吃完饭好回实验室继续做实验,给当时的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尽管都在宾馆的3楼住,但很少能看见她什么时候回来。有次碰见说在Nature cell biology发了一篇文章,非常佩服。后来好像回国到北大了。日本早稻田大学从事比较法研究的旅日学者刘X也是当年後楽宾馆的精英。

     

从网上查来的----日本东京的文京区内,有个叫“后乐”的地区。此地有名园称“后乐园”,此园由江户初期的副将军德川光(国)所建,特请流亡日本的明末学者朱舜水设计,老夫子于是取范仲淹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意,起名“后乐园”。与后乐园毗邻的,便是“后乐寮”。

  “后乐寮”原称“留日学生辅导协会”,是战前的伪“满洲国”为来日本留学的学生建的宿舍(日语称宿舍为“寮”)。战后,该协会的残余财产及学生寮的管理运作由1954年设立的财团法人“善邻学生会馆”继承,1962年开设“后乐寮”。

  “后乐寮”产权起纠纷1972年中日邦交实现正常化后,中国政府与日本政府对其产权问题进行协商。中方认为这里是中国政府的财产,理所当然由中国政府接收,但因涉及到地皮等问题一时难以解决。经过两国政府友好协商,1980年,两国首脑会谈达成协议,同意把毗邻学生会馆的土地作为新会馆建设的主体。1983年8月又对法人进行改组,同意接受日本政界、财界以及中国的民间代表派出理事,改称财团法人“日中友好会馆”。会馆现任中国理事刘智刚先生说,日中友好会馆的建设是两国政府达成一致的国家事业,中日两国政府都对会馆的建设给予了财政上的支持,同时也向日本的财界及各界募集了资金。1984年,新会馆正式筹建,1985年3月建成中国留学生宿舍“后乐寮”。

--流水账

我要评论

0条评论